My Avatar

Xiaofei

信仰共产主义,后现代结构主义者,奇妙发现世界~~

开放研究是如何直面命题

2019年02月22日 星期五, 发表于 北京

如果你对本小站有任何的建议或者疑问, 可以在 提交Issues, 谢谢! :)

  正如《西西弗斯》中加缪所言,自杀是一个哲学命题,这里将对这一命题的进行一点点讨论,以便对人们的一些想法进行一定的解释。 为避免歧义,这里所指的自杀并非结束自己的生命,而是指一个人选择思想停滞的方式,也就是作为人类思想的一个特有行为来进行解读,缩小了讨论的范围,新命名为“自戕”。

  首先介绍人类的一些思想的特质,如人拥有记忆,人有反思的能力,人的思维是可以通过反思进行自我调节和改变的等等。这时我们必须提到的是,社会中总有一些人认为社会的某些现象是无法改变甚至是轮回的,因此这些人认为这样的事情可以用一种思维理解就是“你必须这样做”或言“你只有这样做”,举例为吃苦的轮回问题,这些人认为“我吃过这样的苦,你只有也尝尝甚至尝个够才能明白”,这些人所为并不是为了这种苦头的避免而是认为这种苦头是轮回的是无法改变的,其实纵观社会的发展社会总是不断变化的不断发展的,正如马克思所言“一切现在的都是要灭亡的”,那么为什么这些人形成了“就是这样”的无法做任何改变的想法了呢?

  分析可以得到,他们的思想选择了停滞,这种停滞一方面来自于自己的无办法另一方面来自外界的无帮助,似乎是可以理解的,然而,生命的本质就是在于不断地发展,更何况于有着思想的人类呢?所以这种停滞即违反了人的生命的初衷,违反了生命,而且是出于个体的主动,是有人自发地说“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无法改变的”,正是走向了“自戕”,这是一种思维上的精神上的情感上的主动选择的思维停滞,因此我们这里用了双引符号。

  这里可以进行一些讨论,因为这些话语并非是他们自己内心的自述,而是没完没了地灌输于他人还要说给别人听,如传统研究中所讲“只有问才行才能学到东西,只有你去问别人才有交流”,这当然是普遍发生的,可是上述这种“你只有这样做”等等的说法,由上一段的讨论后已经得出是一种“自戕”,那自己选择思想停滞就得了为何要说给别人听?这时候说给别人听了,其意义即”陪葬诉求“,这正是人矛盾的一面,明明是”自戕“却需要他人来一同见证,自己进行了选择不行非要拉别人一起垫背不可,这也正说明了从古至今所阻碍人类社会发展的封建意识形态为何可以一再地存续,“陪葬诉求”正是其传染性本身。

  从上面所言可以看出,所谓“你只能怎样”正是“自戕”的疯狂所伴随的“陪葬诉求”,那么如何避免和转变这样恐怖的思维呢?这里当然,语言本身就反映了思维的框架,所谓“只能”或“你应该”完全是限定性的,而且是非常紧迫的限定,只要打破这一限定即可以找到新的思维。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换新的语言词汇,如“你可以”,“你尝试”,“你试着”,“你参考一下”,这种新的语言范式,虽然看起来简单而无趣,却实有本质的不同。开放研究所要采用的正是这样的语法。本质上这与冗余理论是相契合的,保证了对冗余存在的肯定,给发展(生命)留下了空间。开放研究的发展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并且非常容易面临冲击,采用这种新的语言方式则是非常有帮助的。

  当然有些人可能说,上面所讲的太极端了,比如“你只能这样做才可以”,即使“只能”一词是限定性的,可是具体的“这样做”本身,也不是完全限定的,也是可以想新的花样可以有丰富的细节。这种想法也是正确的,上面的讨论本身也不能陷入怪圈,成为一种新的限定性的办法,这不就回到出发点了吗?所以说,一旦你提出这种疑问,就说明你已经开始尝试上述讨论的思维过程了,参与即完成了一次思想交流。上面所讨论的所有东西,都是给予一个方法,这正揭示了开放研究的一些思想,也就是尽力地给予人们研究问题的科学方法,这一段的这个例子也即是说明了其重点不在研究内容而在于研究方法。你可以套用上述方法在很多的问题上,尤其希望在你遇到重大困难时绝不会孤立无援,在思想上能够助你一臂之力。

~~继续思考~~

-------开放研究之所以可能